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

《觸不到的她》空洞而真實的愛


今日在港鐵大堂聽到一段廣播:「乘搭電梯時請勿看手提電話」,又在繁忙的車廂內看到市民低著頭看著智能電話的境況。或許導演Spike Jonze有先見之明,將這片冷漠寫成一個值得人思考及討論的愛情故事。

故事發生在不久將來,當時有一項職業是替客人擬定書信,嚴格來說,不是寫,只須說,便可幫你成形。男主角Theodore每天就在一個充滿色彩的工作地點裡工作,本應快快樂樂,可是,他剛與心愛的妻子離婚,流連於在空洞寂寞的世界裡。其後Theodore發現一套智能軟件OS,她的人性化,慢慢觸動Theodore的心,並與這位虛擬女主角Samantha慢慢發展出一段感情。

電影捕捉了繁榮城市光芒下的心靈空虛,在光與影之間,我們漸漸失去了方向。電影場景有點面善, 原來有幾場戲是在上海拍的。男主角生活無憂,家裡落地開揚玻璃與極度人性化的遊戲機顯得生活本應很充裕,卻反襯出男主角面對與妻子離婚的痛苦。而男主角與妻子的每個回憶片段幾乎都是快樂的事,人到中年,每個回憶都是值得回味的。男主角其後接觸到Samantha,她的高智能,除了利生活之便,在感情思想上亦為男主角輔導不少。Samantha幫Theodore嘗試找新女伴,又與Theodore「出街」,行沙灘,感情由此而生。站在筆者立場,這樣人性化的智能系統除了打動宅男,相信不少男士甚至女士亦為之神魂顛倒。

電影其中最精彩的部分是超越了虛擬隔膜,來一場「真實」的性愛。精彩是因為電影中表達了我們滿足物質歡愉的同時,精神上卻是黑色一片。Samantha其後更用借「身」還魂一招,希望與男主角以及替身,「三個人」得到肉體上的真實滿足,可是男主角發現了,原來一切只是一場夢。Samantha之後開始反思,在真實與虛擬的愛中徘徊,希望得到愛的解脫。說到這裡,你不能否認,我們現實中的對話,亦高度依賴智能科技,每天低著頭使用智能電話的人在街道上人來人往,甚麼是人情,甚麼是溝通。我們不懂得鄰舍住了甚麼人,我們不懂得跟人打招呼,我們只懂得說一句「關我甚麼事」或者「關你甚麼事」。這種隔膜,或者將會發生在這樣的故事當中。

電影剛奪得奧斯卡「最佳原創劇本」。「文字」主導了整套電影,導演Spike Jonze自編自導,將Joaquin Phoenix化身為夢幻的男主角,然而夢幻中卻有點楚楚可憐,這無疑是Joaquin Phoenix的獨腳戲。而作為Theodore鄰居朋友的Amy亦對他的生活都有畫龍點睛的作用。電影對白精彩,尤其末段Samantha好似如詩一樣解構她的內心世界。筆者認為電影的音樂很動聽,聽到Samantha所創作的音樂,彷彿自己同樣與情人月下漫步般浪漫、著迷。電影發生在未來,然而相對現實的霓虹燈,這套電影的色彩真實得多。愛情故事看得不少,像這套虛幻中來得有血有肉、心如刀割的,實在少見。